您现在的位置 : 临晋信息门户网>汽车>遭投资方干预资金掣肘?拜腾汽车予以否认称前董事长毕福康言论失

遭投资方干预资金掣肘?拜腾汽车予以否认称前董事长毕福康言论失

2019-11-16 21:39:38 点击:4321

本报记者傅奎、夏志斌、应时京和上海报道

由于这位前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的言论,新的汽车制造力量百腾汽车陷入了舆论漩涡。

日前,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巴吞电机前董事长、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现任全球首席执行官比夫坎在ff洛杉矶总部举行的媒体会议上透露,巴吞投资者一汽集团的过多干预是他离开巴吞的原因。

一块石头激起了一千波。这句话后来被许多国内媒体报道,并立即在汽车行业引起广泛讨论。

为了了解此事的真实情况,9月25日,中国商报记者联系了巴吞马达,该公司相关负责人直言不讳地表示:“相关外国媒体报道中提到的‘一汽集团对巴吞的干预和控制’是毫无根据的。在报告中,毕福康的言论不准确或有误导性,他对自己的言论感到失望。”

也是在9月25日,毕福康在其官方微博中澄清说,在最近的一次媒体交流中,他对巴汀的一些言论导致美国媒体断章取义,严重扭曲了初衷,对各相关方造成了不必要的影响,对此他深表歉意。

汽车分析师任万福表示,一汽集团对北腾的投资是一项战略投资,具有一定的股权和一定的话语权。“此外,作为一个几十年的企业,它的经验也可以指导新的强大企业——指挥棒的更好发展。”

对“权力竞争”的质疑

公共信息显示,毕福康拥有机械工程博士学位,在宝马服务20多年,担任集团副总裁10多年。他曾担任豪华车品牌的几个高级管理职位,负责底盘开发、动力系统研发、企业战略等部门。作为宝马集团工程副总裁,他还领导宝马电动跑车i8项目,被业界称为“i8之父”。

作为汽车圈的资深人士,毕福康加入巴吞成为创始人,这也让外界对巴吞的发展持乐观态度。

然而,就在今年的上海车展期间,毕福康突然宣布辞去betten motor co .,他的特许经营者iconiq,一家电动汽车公司,成为其首席执行官。当时,德国杂志《经理马加津》(manager magazin)报道称,毕福康离开百腾是因为该公司目前面临着融资困难等问题,这导致了公司内部的紧张局势。

然而,今年9月初,ff宣布了最新任命,称毕福康将成为公司的全球首席执行官,创始人贾月亭将辞去首席执行官职务,成为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

据ff透露,毕福康将带领团队为首款超豪华智能互联网“新品种”ff 91电动车的量产做好充分准备,并完成下一款大规模量产豪华车型ff 81智能电动车的最终研发。

分歧引起争议的言论是在ff洛杉矶总部举行的媒体活动上发表的。据公开报道,毕福康首次透露了他离开北腾的“幕后原因”:中国一汽作为北腾的投资者介入过多。毕福康表示,尽管与一汽的交易提高了他为北腾寻求融资的可信度,并增加了他与供应商的联系,但这些好处是伴随着监督和干预而来的。

“作为一家植根于中国并在全球分销的初创公司,巴林一直在所有股东的支持下独立运营。一汽集团是贝特的战略投资者和合作伙伴。双方在新能源汽车研发、供应链、产业化等领域有广泛的业务合作。一汽集团是中国最大的汽车公司之一。与一汽集团的战略合作有利于巴汀的发展。一汽集团尊重巴林的内部公司治理,全力支持巴林的独立经营。”百腾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毕福康除了在官方微博上谴责该报道断章取义之外,还表示:“作为北腾的联合创始人和前首席执行官,我对北腾充满敬意,非常感谢一汽在这个关键时刻对北腾的大力支持和贡献。此外,正如我过去多次在媒体上所说,我非常感谢中国政府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商业环境,鼓励企业家创业,这也是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和增长最快的电动汽车市场的一个关键因素。”

生产推迟了半年。

与已经实现量产交付的威来、马薇、小鹏等新车制造商相比,巴汀的量产之路似乎相当坎坷。

在2019法兰克福车展上,巴吞宣布其首个m字节车型将于2020年年中开始量产。根据其先前的交付计划,该型号预计将于2019年底大规模生产。大规模生产后,它将首先交付给中国消费者。预计该公司将于2020年开始接受欧洲和北美预订,并于2021年正式进入欧洲和美国市场。

贝特恩的宣布意味着m字节的生产将推迟半年。有人说巴吞大规模生产推迟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它的财政困难。

事实上,就汽车制造资格而言,贝特恩也并不顺利。2018年9月,一汽李霞宣布将其全资子公司一汽华利的100%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知行”),转让价格为1元,南京知行拥有的电动汽车品牌为贝特电机。

然而,巴汀已正式获得汽车生产资格,同时不得不承担一汽华利的8.5亿元债务。今年6月24日,一汽李霞再次宣布南京知行未按承诺偿还债务,因此一汽李霞尚未移交给南京知行。

根据调查数据,巴林已经筹集了四次资金。最近一轮碳融资是在今年9月10日。投资方为一汽集团,融资金额为5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C轮融资,巴吞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戴雷9月25日在其认证微博上写道:“今天是个好日子,巴吞正与韩国的M Young Shin Co .携手合作,我们非常高兴他们参与了巴吞的C轮融资。我们还将在本地制造、销售、供应链和投资等许多领域开展战略合作。”

在自建工厂方面,根据计划,巴汀汽车南京工厂计划总生产能力为30万台,项目一期计划生产能力为10万台,计划于今年年底竣工投产。

记者从北腾官方网站公告得知,北腾全球生产基地位于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占地1200亩,总投资超过110亿元。工厂项目第一阶段于2017年9月竣工,其五大工厂,即冲压、喷漆、焊接、装配和电池,现已进入设备安装和调试阶段。与此同时,北腾生产了近100 m字节的工程样车,并将其投入各种测试。

任万福认为,指挥棒延迟量产的主要原因应该是财政困难。“以前,融资总额不到10亿美元。对于新车制造商来说,10亿美元很难实现大规模生产,巴吞的定位是中高端。品牌要求高不是问题,但不能作为大规模生产的问题。”

(编者:应时京校对:阎景宁)

pk10购买 黑龙江十一选五投注 甘肃十一选五 江西11选5